在宇宙每一個角落想念你

嵐,kinki kids雙擔

 

終於搞定手機認證可以說話了!

我只想嚎叫

給我一個團活吧!我要枯萎了!

 

話說巨匠,你是不是忘了收錄日是吱呦生日了啊?


反應那麼大,要麼是為了掩飾,要麼是真的忘了。。。

 

今天的奔奔奔,大概就我覺得開場光一說是營業性質的過生日那裡我們吱呦是真的生氣了,跟元旦con上一樣的生氣,光一的表情我沒辦法形容,是有點尷尬還是慌張??

後來的秒答想要愛妻便當那裡就是故意的慫光一,到講kiss那裡也沒怎麼看光一,那一段光一都沒插上話。


以上都是我的腦洞。

 

剛讓我們家つよよ出去旅行了,

不知道小傢伙第一次出門會不會害怕,

不知道小傢伙會不會帶個光ちゃん回來。

 

這場演唱會引發出這麼多的爭議,雖然很多是借題發揮飯圈的戰爭,但是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是,對同一個場景甚至同一句話,大家的感覺有那麼大的不同。當然啦,我們作為人,是以單獨個體的形式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想法不同那真的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光一常說對剛的印象就是金田一的時期,有些人覺得,那就是說現在的剛不是你心中的剛了,另外一些人覺得,啊永遠的初戀。我的想法呢,嗯,我爸爸常說,我都這麼大了,但是我在他心目中永遠都是幼稚園時期,臉那麼小,那麼小的一個小人人。把這話背後的意思說白了,就是:不管你的外表變的多麼蒼老,你在我心目中永遠都像當年一樣青春年少,永遠不會變老。我是從這個角度去理解光一的話。

雖然我...

 

20年っていうのは、その答えです。真的是鼻子一酸,堂本光一,你真的很帥。 

 

我想罵髒話。

為什麼有這麼白目的人啊,一直要跟你辯吱呦沒生氣,結果最後一句,我朋友說的,她的日飯朋友也覺得氣氛很好,我朋友沒聽到吱呦說那句話。

蛤,妳都沒去現場還瞎逼逼什麼?!妳朋友說,妳朋友說的都是真理!

fxxk up!

有歡笑有淚水的兩日。

謝謝吱呦忍受痛苦還站在兩個人的舞台上帶給我們那麼完美的演唱,感謝光一對吱呦的默默守護和像當初吱呦過呼吸時那麼拼命的搞笑撐場子。

雖然沒有親親沒有二安,但是我們來日方長,期待吱呦的耳朵完治的那一天。

29號剛到大阪在難波找路的時候意外遇到了未滿的宣傳車,中古店還特別設了kinki專區,元旦con結束後被朋友帶去側門看staff們拆器具。

12/31跨年con前跑去新星堂打卡。

寫了應援貼,店員小哥還讓我自己親自貼上去,感動得快哭了。

12/30去了奈良。

在西大寺求了簽,幫剛寫了繪馬,喝了春鹿的酒,找到了剛櫻,還拍了“飯勺”。